主页 > 在线答疑 > 「imtoken2.0冷钱包」勇立潮头的人——五星酒业董事长焦永权:创新图变 做大做强

「imtoken2.0冷钱包」勇立潮头的人——五星酒业董事长焦永权:创新图变 做大做强

imtoken官网下载 在线答疑 2023-09-26 15:24

此稿由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胡晓梅编写,采访地点:贵州省五星酒业集团五星酒厂,入选贵州日报天眼新闻“酱酒之心”专题频道。

从仁怀还偶尔飘起淅淅沥沥的雨,空气中裹挟丝丝凉意的黄梅时节,我们就开始约贵州五星酒业集团董事长焦永权进行采访。

直到8月11日,仁怀的天空像被一个大蒸笼罩住,浸透着闷热暖风时才成功会面。这次预约了两个月之久的采访,也给本书55位“勇立潮头”的人物访谈活动画上了一个句点。

这是个难约的人。

他究竟在忙些什么呢?是外出推销自己的产品吗,还是去招商引资,抑或是对我们的采访不那么欢迎。

“前天我刚从苏州培训回来,明天又要前往昆山去听课。”在仁怀名酒工业园区焦永权的办公室,室内空调温度开到了22摄氏度。

原来他是忙着学充电去了。

“未来两三年,将是白酒的下行周期,我最学了先进模式,提前做好准备以适应市场、应对变化。”未雨绸缪,不断创新,是焦永权身上的鲜明标签。

据我所知,仁怀酒企中的杰出企业家,大致可分为两类:一种是家族打下坚实基础,踩着前人的肩膀有底气做大规模体量;另一种是白手起家,没有旁人助力完全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。

焦永权是第二种,他是创一代。

“从农村出来的嘛。”在短短几小时的交谈中,他提了3次。从事白酒行业30年整,今年56岁的他,经历过大风大浪、高峰低谷,也许无意识多次提及这几个字的背后,是他也想拥抱曾经孤立无援的自己。

而也正是这没有退路的现实,让他锻造出内心强大、坚强勇毅的品格,更是炼成了高瞻远瞩、勇于创新的成功之道。

“30年前,白酒产业就不好做,30年后,依旧不好做。一直都难做,但还是在努力做。”当焦永权冷静地说出这番话,让人不禁感叹,一个人要翻越多少道坎,才能做到看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;一个人要经历多少磨难,才能抵达理想的彼岸。

不久前,五星酒业举办30周年庆典,这颗在赤水河畔冉冉升起的“五星”,在焦永权的引领下,从推着板车在街上卖散酒的茅台镇小作坊,成为了贵州民营企业100强、遵义市白酒工业“十星”企业、中国酒都十强民营企业。

这些故事被书写出来后,看上去往往都显得顺畅、平滑。其实背后有很多细微的褶皱,藏着不安、反复和进退拉锯。

1988年,焦永权从贵州广播电视大学毕业,进入当时的仁怀县审计局工作。平稳的生活就像一汪平静的湖面,波澜不惊。但突然有一天,一个朋友投掷来一块小石子,在他心里荡起层层涟漪。

“那是仁怀‘发酒疯’的高潮期,一个朋友每个月要拉几十吨酱酒到东北。加上我生于酿酒世家,先祖酿酒距今有500年的历史,但在民国时期因兵荒马乱中断,从小我就有继承祖业重振家族雄风的梦想。”焦永权血液里流淌着的使命感,在现实中闪动希望的小火苗时一下子被唤醒。

于是,1993年他东拼西凑借来3万块钱,在鲁班老家一块自留地挖了几个窖池。这一挖,命运从此走上了意想不到的轨道。

焦永权苦心研究老祖宗留下的《泉居杂录》所记载的酱香好酒,结合茅台镇酿酒文化,在小小的窖池里成功烤出了5吨酱酒。

但市场行情却发生了变化——“当时我高兴地问那个朋友哪天来拉酒,一问,拐了,卖不出去了。”愿望落空就在半年内,这下,欠的债务需要和妻子不吃不喝10年才能还上。望着卖不出去的一堆酒,焦永权焦虑得头发掉到斑秃。

现实从来不像童话故事那么美好,好不容易勇敢踏出经商第一步,就遭受当头棒喝。但焦永权已骑虎难下,没有回头路可走,只有硬着头皮干下去才有翻身的可能。

俗话说,置之死地而后生,面临绝境时,人的潜力是无穷的,这正是五星酒业生存下来并坚实成长起来的原动力。

焦永权深入卖酒的街边和市场,观察交谈,发现散装酱酒确实不好卖,当地百姓大都喝便宜点的一块五一斤的包谷酒和高粱酒。抓住这一市场需求后,次年,他改产了,不酿酱酒改酿包谷酒。

白天在机关上班,下班拉着一车车包谷酒在鲁班镇、中枢镇的街头巷尾沿街叫卖。就这样一点一滴地累积,渐渐的,酒味醇香、味道甘甜的包谷酒换成了一张张人民币。焦永权在糖酒公司背后租了一间门面批发百货、卖散酒,把欠款还完,还赚了点钱。

对于有的人来说,守着相对稳定的生产线和销售门面,在单位任部门科长,可以稍微轻松一点享受生活了。但焦永权不会也不敢停下进步的脚步。命运像双无形的大手一直在推着他往前走,越走越远。

1996年,是被载入焦永权生命史诗中的关键一年。他首创礼品酒,风靡全国,后来还被称为“礼盒酒先驱”“礼盒酒教父”。

“当时很流行送礼,但酒都是单支酒。我发现朋友家的黑色家具,花从木质材料里透出来,看起来精美华丽,我就想,为什么不能把印花图案和倒模工艺运用在酒盒上呢?”

焦永权找到家具加工厂,告诉他们这比做床头柜赚钱,于是刚开始不那么乐意的工匠们答应了,耐心地在纸盒上设计花样,制作出高端大气的礼盒用来装饰酒。焦永权给自己的礼品酒取名叫“五星茅台特制酒”。

不出所料,礼盒酒一经面世就受到追捧,供不应求,单盒利润有一百多元,年销售额最高达到了八九千万元。焦永权赚得盆满钵满。

这种奇思妙想,在焦永权初中时候就有迹可循。那时家里卖自留地拿到一千多块钱,他就鼓动家人开烧砖厂。父亲在遵义化肥厂上班,他就让父亲把化肥拉到仁怀来卖……他似乎天生就为创业而生。

然而没有一劳永逸的事。在焦永权吃了第一口螃蟹后,众酒商纷纷效仿做礼盒酒,很快,一盒酒的利润急剧下降至5元。

这时候,焦永权悟出了品牌才是一个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道理,“五星要想有更好的发展,就必须要走品牌的道路。”于是,他马不停蹄开始谋划下一个创新点子。

2002年,五星酒厂一号文件里写道,在贵阳成立品牌营销公司,负责五星第一个酱酒品牌“老搭档”的全国市场开发及销售。焦永权正式开启了“树品牌、创名牌”的探索阶段。

“但是后来发现,打‘老搭档’这种感情牌难度较大,特色不足。”回过头去看,焦永权有更多感悟,善于学总结敢于尝试创新的他,一直在“折腾”,从未停歇。

当时他就意识到,打造自己的酒品牌要凸显出三个优势,一是茅台镇深厚的酒文化底蕴;二是茅台镇具有产区优势,是酿造酱香酒最好的地方;三是焦家祖上是酿酒世家,有悠久的酿酒历史。

2003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焦永权在长沙听闻“镇酒”这一品牌。“我这就是来自茅台镇的镇酒啊!”焦永权回忆,当时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商标,但再一打听,已被一个泸州人注册了,经营得也不是很好。于是,他开车前往泸州去买这个商标,以10万元的价格成交。

在商标的获得上,焦永权算是得到了老天的眷顾。

作为传统行业,中国白酒的商标不计其数,稍微有点想法的名字,早早被全国数千家酒厂、数十万个酒类经销企业和数不清对白酒感兴趣的个人,注册下来、保护起来、珍藏起来。与其他花高价购买商标的酒企相比,焦永权算是花钱少而且较为顺利的。

“好名字自己会说话,好包装自己会走路。”营销咨询专家路长全课上的一句话,让焦永权颇为认同,牢记于心,他也一直尽心尽力打造好品牌,二十多年的品质坚守和十多年的品牌坚持,让“镇酒”荣获了贵州十大名酒、贵州省名牌产品、首届中国酒都十大质量奖等荣誉。

为了获得更为长远的发展,2010年3月,五星酒厂入驻仁怀名酒工业园区,总用地面积71614平方米。经过4年的建设,集酱酒生产、包装储存、酒质检验、招商洽谈、酒厂观光、酱酒文化体验等功能为一体的五星酒厂总部正式落成使用。

仁怀虽然在历史上有过几次酿酒的高潮期,但真正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还要数名酒园区的成立,是它拉开了仁怀白酒工业的大发展,从此迈向新的阶段。

2011年,贵州省领导到仁怀考察,提出把茅台镇打造成“中国国酒之心”,把仁怀市打造成“中国国酒文化之都”,努力实现“未来十年中国白酒看贵州”的发展目标。

仁怀名酒工业园区在此契机下,进入建设快车道,可谓是改变产业格局的25平方公里。入驻该园区,为五星酒业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随之而来的2013年,就像一记巴掌狠狠拍在长期坐享白酒行业高峰期福利的人们。

白酒价格断崖式下降,茅台酒从2500多元降到800多元,零售价低于出厂价,白酒行业再次进入寒冬期,中小企业处于亏损状态。“那两年,五星酒业每年亏上千万元。”焦永权回忆。

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,有些酒厂直接关门,而另有一些酒厂干脆不往窖池投粮,减少固定资产投入。

但焦永权有不一样的想法,他对中国白酒行业还是很有信心。“中国是礼仪之邦,无酒不成席,需要酒来抒发情感,这是一种文化,所以我认为白酒是一种精神产品。未来也许白酒销量会减少,但是对品质的追求会提高,而我们茅台镇的酱香酒恰恰满足了消费者对健康饮酒的需求。”2012年,焦永权在接受央视《经济半小时》采访时就曾如此预言。

面对突如其来的酒业寒冬,焦永权没有气馁,积极调整企业发展思路以抵御寒冬。除了结合市场设置长、中、短期产品结构,还探索“互联网+”营销,尝试直营分销模式运营,发展原浆封坛酒和酒类电商等。

在微信刚兴起的时候,他就开始做社群营销了,消费者在微信公众号下单,只需付快递费就能免费得到一瓶酒。在直播出现的时候,他又迅速抓住机遇试水直播带货。时代发展的每一个节拍,他都没有错过。

2016年,焦永权把重心逐渐从“镇酒”转移到“五星酒”上,这个2006年就拿到的商标,此前一直隐于幕后。“当时仁怀很多小酒厂不规范,一些品质不好的酒流入市场,镇酒受到了影响,还流传一句话‘茅台带个镇,喝酒要谨慎’。”焦永权一看市场风向不对,立马调转方向。

“镇酒”主要是中低端酒,而“五星酒”面向中高端。当白酒市场从以数量取胜步入靠品质说话阶段,焦永权顺势而为拿出新品牌。

经过一番精心运营,五星牌白酒荣获了贵州省名牌产品、被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等国家权威机构质量认证信得过好产品、中国酿酒行业十大名优品牌等系列荣誉。

从最早的“老百姓的酒”“笑仙酒”“三家醉酒”“老搭档酒”到“镇酒”“五星酒”,20年来,五星酒业的品牌之路从未停止过,品牌打造始终在路上。

五星酒业对产品品质有着严苛的原则和标准,视品质如生命。而五星是什么?2021年,焦永权系统总结了好酱酒的五星标准——

星产区:五星酒业基酒厂距茅台镇酿酒最核心区0公里,和茅台酒同享一样的水土、气候和微生物群。

星原料:五星酒业自建万亩高粱基地种植红缨子糯高粱,支链淀粉含量确保≥90%,把好原料第一关。

星工艺:坚守焦氏五百年酿酒工艺传承的165道酱香标准工序,传承工匠精神,带给客户好酒。

星基酒:五星五万吨基酒,30年老酒储备,保证酒质长期稳定。

星勾调:都是酱香味,不都有顶级勾调团队。以中国酿酒大师焦永权领衔的酱酒专家勾调团队,保驾护航五星品质。

在每一项标准背后,都有精准的刻度,这也许跟焦永权学会计专业出身有关。这种精确到个位数的酿酒工艺,科学严谨的专业精神,让五星酒业的酒品质有保证。

焦永权判断,未来的酱酒博弈,比拼的除了品牌知名度,还有企业的储酒能力、产品品质,于是五星酒业也在不断技改扩产。

如今,五星酒厂旗下拥有五大基酒厂,共有传统发酵窖池600多个,年生产酱香型白酒6000多吨,并配有5条现代化灌装和包装生产线,单日产量可达3万箱,5万吨的基酒储存量,在茅台镇名列前茅。

除了在酿酒工艺、销售渠道和品牌打造等“术”的层面上发力,焦永权对企业文化等“道”的层面也颇为重视。

“企业核心价值观是‘客户(质量)第一、务实、创新、敬业、合作’,其中几项就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谋而合。”焦永权笑着说,显然,他对自己亲手打造的文化理念很是满意,“我们这是向上、向善的文化,也是正心、正念、正行的文化。”

在五星酒业30周年盛典上,焦永权提出新十年战略规划,“中国酱酒前十强,百亿目标,百年品牌。”在企业步入而立之年,正当风华正茂之时,焦永权一边树立更宏伟的目标,一边坚持创新引领。

关于白酒行业是有周期性的行业这一点,焦永权很早就有清醒的认识。面对行业下滑局势,他积极应对,寻找转型和改变,想方设法寻求新的增长点和增强赢力能力、增强造血功能。

针对此,今年五星酒业推出“国沙”系列酒,力争在年内实现上亿销售……一番雄心勃勃昂首前进的姿态呈现眼前。

这可是焦永权,怎么会停歇。

40余年来,中国在改革开放的潮流中不断创造辉煌,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果。焦永权作为其中的弄潮儿,既享受到了市场经济以及酱酒品类发展的红利,也尝遍了白手起家创业的艰辛。

“我们距离百年老店还有70年,要不急不躁,一步一个脚印,稳扎稳打,坚持创新,逐步实现五星的目标。”焦永权坚定地说。

这个天生为创业而生的人,在星光熠熠的赤水河畔,一点一点,始终如一,创造无限可能。